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LED电子商务平台 > 正文内容

如何领导各级政府摘掉GDP“紧箍咒”?杨伟民回应 杨伟

发布日期:2021-05-15 20:09   来源:未知   阅读:
 

  财新周刊记者:

  我想请问杨伟民委员。杨委员你好,十九大呈文提出,中国经济发展已经从高速发展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今年的政府工作讲演中提出的主要预期目标,其中GDP预期目标在6.5%左右。我想请问杨委员,在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央需要建立哪些政策体系、指标体系和考察措施,来领导各级政府摘掉从前拼命强调GDP的“紧箍咒”,从而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谢谢。

  杨伟民:

  总书记在去年中心经济工作会上提出推动高质量发展要树立6大体系,加一个体制,实际上是6+1的政策体系跟体制。首先仍是要研讨明白什么叫高质量发展,由于你要想制订评价体系,先要晓得到底评价什么货色。高质量发展是一个容纳性很强的概念,能够从不同的角度察看和意识。我个人以为有两方面是十分主要的。

  杨伟民:

  第一,投入是高效率的,也就是说出产要素投入当前要有效率,而且这个效率要高,包含资本的效率、劳动的效率、资源的效率、能源的效率乃至环境的效率。现在大数据正在成为一种生产因素,同时也应该包括进步数据生产要素的效率。

  杨伟民:

  第二,效益要比较高。在四大市场主体当中,投资要有回报,如果投资没有回报那就没人投资了,方才钱委员讲民间投资放缓,为什么呢?是因为投资回报率太低了,所以投资要有回报,同时企业要有利润、员工要有收入、政府要有税收,而且这四大主体得到的报酬或者收益都可能依照市场决议的价钱来获取,也就是说收入的调配可以比较公道,我觉得这就是一种高质量的发展。

  杨伟民:

  建破这六大体系和一个体制都是长期的义务,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过程中。从微观来看、从企业来看,应当激励每个行业、每个企业,每个产品都瞄准世界同行业、同类企业、同类产品的世界最高程度,进行持续尽力,缺什么补什么,如果技巧不行那就去研发技术或者引进技术,人才不行就去培育人才或者引进人才,设备不行就去购置装备,或者本人研制设备,如果多数行业、企业、产品都能够到达世界上最好的水准,那我们就实现高质量发展了。我们现在的情况是,相称一局部产品都是在世界排在第一位,但这是量排在第一位,而质的地位可能要大大落伍,这就需要一个追求高质量发展的过程。

  杨伟民:

  从政府来看,六大体系中最重要的是政策体系,当然当初还不出台这样的政策体系,但是我认为今后要逐步改变。有的部分现在正在改变,好比说上市公司当中体现高质量、立异型的企业绝对来讲是比较少的,而传统工业企业比拟多,也就是说我们现在上市公司的构造和翻新在整个经济中的位置是不相当的。现在有关部门也在采用办法,使新的独角兽企业尽快进入到上市企业当中,给老庶民更多的优质资产和财产增值的更多抉择。

  杨伟民:

  再比如银行业,银行现在贷款主要看什么呢?看典质物,看有多少地、多少屋子,但体现高质量的创新型企业往往都是轻资产的,什么东西最值钱呢?是创新人才和创业人士的大脑最值钱,那么大脑抵给银行值多少钱呢?怎么评估呢?这些都需要我们的政策做出恰当调整,不能光是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有形物,更要看到那些无形的潜在价值在哪里。

  杨伟民:

  还比方国有企业,咱们的国有资本假如像社会资本那么进行风投,那可能相应的评估体系机制还要做出一些转变,等等。总之,我感到提出高品质发展只是刚开端,这个行程还须要良久,到现代化的过程当中,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2035年基础实现现代化,再到2050年建成强盛民主文化协调漂亮的古代化强国,全部过程都是寻求高质量发展的过程,在这个进程当中评价的系统、统计的体系、政策的体制、绩效的评价等等都会相应地做出一些调剂,然而也不会一次就到位了,而是逐渐完美了。总之,我们的目的是推进我们国度的经济更高质量、更加公正、更可连续、更有效力地发展。谢谢。

  点击进入专题

义务编纂:张玉